中村半次郎是怎么死的?中村半次郎头部中弹而亡

  中村半次郎出生于萨摩下级藩士之家。中村家祖先从战国时代就是岛津家家臣,石高5万,是正统的藩士出身。但是,在中村半次郎10岁时,他的父亲为了支付医药费,无可奈何之下挪用了藩内的款项,很快被藩臣发现,被判流放德之岛。父亲被流放后,中村半次郎的家庭很快陷入贫困。全家老少靠着开垦土地,种植作物艰辛度日。

  虽然家道中落,中村半次郎仍然渴望着能成为真正的武士。他15岁开始在城下的示现流?伊集院鸭居道场学习剑术,其后又在西天町的江夏仲左卫门的道场学习野太刀自显流。江夏仲左卫门很赏识他,认为他很有天赋。

image.png

  在中村半次郎18岁时,他的长兄一病不起,不久病亡。中村半次郎从道场里退学,每日在田地中忙碌,做农活养活家人。但他并未放弃自己的武士梦。他自制了一把木刀,又把自家庭院里的树木砍下做成木桩,每天用木刀击打8,000回。中村半次郎勤练不辍,刀的力道也越来越惊人,直径3,4寸的木桩都能一劈两段。而且,他拔刀手势干净利落,极为迅捷。在雨滴从屋檐落在地下的短短时间,他可以反复拔刀三次。若将柴火扔起,在落地之前他可以连砍八次。

  只在道场呆了三年,之后全靠自学,中村半次郎就这样练就了一手好刀法。但是,刀法再高,也无法改变他的境遇,他本来以为自己会一生贫困,终老于田间地头。但在他25岁那年,命运女神终于向他露出了微笑。

  文久二年(1862年),萨摩藩岛津久光为了推动公武合体,促成幕府和朝廷的合作,决心带兵上洛,向天皇面陈意见。中村半次郎从昔日的道场同窗那里听说了这一消息。他打听到西乡隆盛被岛津久光任命为负责上洛事宜的军官,便带着三枚自己种植的萨摩芋头,一路询问,终于来到了西乡隆盛的家中?! 〉笔钡闹写灏氪卫纱┳牌凭傻囊律?,手提着芋头,看见西乡隆盛,一句话没说便红了脸。他将芋头交给西乡隆盛,大声地说:“请允许我参加上洛队伍”,眼神恳切无比。

  中村半次郎告辞后,西乡隆盛的弟弟西乡吉次郎看见芋头,不禁哑然失笑,轻轻吐出“乡巴佬武士”几个字。西乡隆盛正色道:“他送来亲手种的芋头,可见诚心。这是最珍贵的礼物。我既然收下,必须还礼?!惫?,岛津久光率军上洛的时候,中村半次郎也是队伍中的一员。中村半次郎从此跟随在西乡隆盛身边,直到生命的终点。

  随岛津久光入京后,中村半次郎因武艺精湛被选拔为京都护卫,负责?;ぁ肮浜咸迮伞被首逯写ü陌踩?。当时的京都可称风暴的中心,中村半次郎性情爽朗,结交了来自各藩的众多志士。他有一手好刀法,在京都也有了不小的名声。西阵和服店老板的女儿阿园在大街上被暴徒袭击,暴徒凶悍无比,路人都四散奔逃,偶然路过的中村半次郎拔刀砍杀暴徒,救了阿园一命。他还救过村田烟草店的女儿阿判,阿判对他一见倾心。连纵横京都,杀人无数的新选组也听说了中村半次郎的名头。局长近藤勇曾经忠告部下,其他人都好说,一定不要招惹萨摩藩的中村半次郎。

image.png

  其实,在中村半次郎外表粗豪,却有一颗柔软的心。元治元年(1864年),长州藩攻入京都,试图面见孝明天皇,却与会津藩、萨摩藩发生了激烈战斗,是为“禁门之变”。战斗引发了京都大火,京都中一半民宅都毁于大火。失去了家园的百姓流离失所,饿死街头的不在少数。中村半次郎食量甚大,一向风卷残云。但“禁门之变”后,每每吃饭,他总会留下两个饭团揣在怀里,然后出门散步。每餐都是如此,同伴们都觉得蹊跷,便偷偷跟着他,看他去往何处。只见中村半次郎一路急行,到了流民聚集地。他将饭团取出,分给看起来即将饿死的饥民。同伴心中感动,走到中村半次郎的身边。他看见同伴,不由自主地红了脸,喃喃地说:“饭团太少,本无济于事。我想一日间若有数粒米入口,怕也能多坚持几天?!?/p>

  中村半次郎追随西乡隆盛,本与新选组不睦,跟新选组局长近藤勇更无交情。近藤勇也曾经告诫手下,虽然看中村半次郎不入眼,也不要与他吵闹。明治元年(1868年)4月,新选组局长近藤勇被斩首。听到近藤勇被斩首的消息,中村半次郎又惊又怒,大骂镇抚总督府胡作非为。中村半次郎对近藤勇并无好感,但在他心中,近藤勇是一名堂堂正正的武士。用斩首刑来处决一名武士,这是对武士的侮辱,中村半次郎万万不能接受。

  这样一个心肠柔软的耿直人,却有一个“人斩半次郎”的可怕称号。其实,若细细追究起来,真正有证据是死在他手下的只有上田藩士,军事学者赤松小三郎。

  赤松小三郎出身信州上田。他曾接受萨摩藩主的邀请,前去萨摩讲学,与中村半次郎等都是旧识。但是,赤松小三郎在京都结交了许多“公武合体派”志士,还曾去江户拜见过新任将军德川庆喜。不少传言都说他是江户幕府的暗探,萨摩藩士都对他甚为鄙夷。庆应三年(1867年)9月3日,中村半次郎和有马藤太、田代五郎等外出散步,走到四条乌丸通时,突然看到赤松小三郎从对面走来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有马藤太、田代五郎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按上了刀柄。赤松小三郎更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,瞄准了他们。只见中村半次郎突然拔刀,迅捷无比地欺到赤松小三郎身前,一刀将他从左肩砍到右腹部。赤松小三郎的子弹还没出膛,就受了致命伤。随后田代五郎等人如梦初醒,也冲上前去将赤松小三郎砍倒在地。西乡隆盛听到此事后,对中村半次郎一顿训诫,并令他深刻反省。但是,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“人斩半次郎”的诨名从此不胫而走。

  中村半次郎的好友中井弘曾经说过,中村半次郎起了杀气,就一定会动手。但是,他和其他三位人斩不同,他的杀气更多地体现在战场上。在鸟羽伏见之战中,中村半次郎被任命为下士官,带领突击队,立下奇功。在与彰义队的“上野战争”中,他也参加了战况最激烈的黑门口突袭。

image.png

  他虽在战场上杀敌无数,但终究不是一个冷酷的“人斩”?! ≡谖斐秸秸凶钗ち业幕峤蛘揭壑?,他担任了军监一职,参加了全部战斗?;峤蛘揭鄄伊曳浅?,政府军每日炮击鹤之城,最多时一日炮击千余次。但鹤之城内虽然弹矢如雨,会津藩仍然坚持抵抗,直到最后一刻?;峤蚍督岛?,中村半次郎带领2,000兵士进入鹤之城,参加了受降仪式。中村半次郎看见鹤之城天守阁上的累累弹痕,想到会津藩士和百姓所受的苦楚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虽然立场不同,但他敬佩藩主和藩士都是豪杰,整个仪式上十分谦恭有礼,毫无胜利者的趾高气扬之态。在受降仪式结束后,藩主松平容保将自己的刀剑赠与他,表示对他的无尽感激。

  会津藩勇悍无比,中村半次郎主持受降仪式,同伴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谁知大家眼中的草莽豪杰,居然会在受降式上表现从容,自如得体。面对同伴的疑问,中村半次郎半开玩笑地说:“以前看过赤穗浪士的开城戏,我依样画葫芦,完全是照搬戏上的?!逼涫?,武士之间惺惺相惜。中村半次郎对会津藩主,藩士的尊敬,让会津藩得以保持最后的尊严,才是受降式顺畅无比的真正原因。

  戊辰战争后,立下无数军功的中村半次郎踏上了出人头地之路。他从200石的军监升为鹿儿岛常备队大队长,明治四年(1871年)出任御亲兵大队长,陆军少将,明治五年(1872年)任熊本镇台司令长官,明治六年(1873年)任陆军裁判所所长。他还被明治天皇赐正五位,还搬进了金光闪闪的豪宅,无论去哪里都被人称为“大人”。

  也许是贫困家庭出身的缘故,中村半次郎喜欢奢侈华贵的装饰。他所用的佩刀的刀锷和刀柄都是纯金打造,刀鞘是纯银制成,上面嵌着繁复的金线。他还喜欢喷洒法国香水,爱好收集外国金币。明治政府的不少官员都笑他土气,时任参议的大隈重信还当面说他轻浮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他确实有着极高的天赋。连看不上他的大隈重信也承认他才华横溢。而西乡隆盛也曾经说过,中村半次郎若是多读些书,连自己都望尘莫及?! ∪ο缦碌那钚∽颖涑闪嗣髦握母吖?,中村半次郎的人生似乎已经圆满。但是,明治六年(1873年),他的人生再一次发生了巨大的改变。

  在围绕着“征韩论”的斗争中,不敌大久保利通和岩仓具视两人联手,西乡隆盛败下阵来,心灰意冷之下辞官回鹿儿岛隐居??吹轿飨缏∈⒌耐巧ツQ?,中村半次郎又气又怒,举刀冲进了大久保利通的办公室,想让他血溅当场。幸好朋友赶到,劝他不要因一时激愤,反而连累了西乡先生,中村半次郎这才悻悻地收了刀,随后也辞官回到鹿儿岛。当时的西乡隆盛在萨摩藩士中有着无以伦比的号召力,东京的警察队伍中萨摩出身的人大多都随西乡隆盛辞官。由于警察队伍的大规模减员,一时间,东京的治安都难以维持。

image.png

  回到鹿儿岛的西乡隆盛致力于开设私立学校,培养军事人才。中村半次郎认为志士们的弊病在于志气有余,而无恒产则无恒心,必须要用农业来养志士的精气神,才能随时应对国家之变。他在吉田村买了大块山地,从零开始进行原野开荒。在吉田村,他日出而作日落而息,过着平稳安逸的生活,浑不似从刀光剑影中一路走来的人斩半次郎。

  明治九年(1876年),九州等地发生了一系列的士族暴乱,神风连之乱,秋月之乱,荻之乱此起彼伏,明治政府忙于镇压,一时焦头烂额。次年1月,西乡隆盛的私立学校中的年轻学生们也开始了叛乱。听说了此事的中村半次郎暗暗叫苦,现在时机未到,贸然与政府对抗,简直毫无胜算。即使知道此时举事败多胜少,中村半次郎仍然不能置之不理,他随后赶回了西乡隆盛的身边。

  2月,奉西乡隆盛为总指挥,中村半次郎等人率领着15,000名萨摩年轻武士向熊本进发,西南战争就此打响。九州等各地的士族纷纷前来投军,军队很快便达到了40000人。西乡隆盛起兵本是迫于无奈,他并非真想与昔日战友们一决胜负。但是,为了维护新政府的权威,他的战友们却已决心将他彻底击溃。熊本城久攻不下,战局也渐渐对西乡军不利起来。3月激战连连,西乡方的将领接连战死,已呈败像。明知胜负已定,中村半次郎却仍然没有颓势。他驻扎在日向(现宫崎县)的时候,明知集结完毕的政府军正杀向此处,他仍然在茶屋大摆筵席劳军,俨然一派战国武将的风范。

image.png

  明治十年(1877年)9月24日,是城山之战的最后一天。西乡隆盛指挥着残余士兵,沿着山路缓缓而下。在枪林弹雨之中,西乡隆盛肩部和腿部相继中弹,已经无法行走。中村半次郎劝说西乡隆盛自尽,以免落于敌手。亲眼看着一生最敬爱的西乡隆盛死去后,中村半次郎喃喃念着:“西乡先生……”,继续向敌阵冲锋。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前额,他随后倒地,停止了呼吸。

  中村半次郎享年40岁。西乡隆盛本无叛乱之意,但他的学生们已然举起反旗,他不愿将学生们交给前来捉拿的官员,最终走上了反乱之路。在奉明治政府为正朔的人看来,西乡隆盛乃是乱臣贼子。但在中村半次郎看来,西乡先生是他必须追随的人。在他的头脑里,从来没有考虑过个人的利害得失,更不知道什么叫做明哲保身。比起明治政府的前高官,中村半次郎更像一名为主君尽忠的战国武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推荐中…

24小时热文

换一换

最新更新

  • 人物
  • 解密
  • 战史
  • 野史
  • 文史
  • 文化

最新排行

  • 点击排行
  • 图库排行
  • 专题排行

精彩推荐

图说世界

换一换